蔡邕《九勢》的前半段涉及了筆的具體技術,后四勢便放棄了技術的解釋,轉而將筆勢比喻為啄磔趯駃,這是永字八法的肇始,是由形質向神彩論的邁進。至王僧虔明確提出“神彩為上,形質次之”,應當說,形神之別已經完全明確,但無論是王氏本人還是那個時代,都沒有生發出關于書法形質的專門研究,他們并非闇弱不敏,他們深知那是藝術的禁區。王氏下文說“求之不得,考之即彰”,其意思顯然是形質與神彩同樣殊難措手。

只是書法家自己作舊體詩,似乎難挽當今的書寫凋敝。格律詩有其時代背景,若不能以當下的生活入詩,詩就只能淪為軀殼。拗游泳先生救、孤平、合掌、三仄尾已然不甚了了,勤奮請益,總能勉強可通。但遣字本色與否,用典雅致與否,則只論境界,難以技巧論,若非行家老手不免莫名其妙。當代書家所謂的自作詩中,鄙俗之詞,累贅之事如泥沙而下。

第二位講課讓我倍感溫暖和米寇克文化熱淚盈眶的是我在北大讀書法研究生的導師王岳川教授,他開篇講《文化書法》即國學與書法驚奇先生藝術,以唐柳宗元的《江雪》一詩為主線,恩師以黑板上畫一座山形圖,以這首詩用整整一個上午講請了,中國子史經集與歷史、天文、自然、人性對書法文化的構造。從此,王岳川先生把我帶進了文化書法的殿堂,每每回味溫馨、溫暖、感動,這些老師授課如此博大精深,如此引人入勝,如此改變我一生的價值觀和引領我求學、做人、做學問、學書法的態度和方法以及格局、格調、境界游泳先生的鑄造,這在我沒上北大書法研究生之前是萬萬感知不到的,因此,人一生能遇上高師是幸福的。

“法相”是繼2014“驚沙坐飛”之后寇克讓書法又一次集中展示,共展出作品五十件,創作于2014年初至2015年3月之間。時間雖僅一年,但作品有顯著的風格跨度,反映出作者一年來在草書創作上的積極探索與銳意求變。

反觀當代語境中的形式,是藉目驗之實與以臆造成之式分析結構,是神的把握江郎才盡之后的絞盡腦汁,是形的研究窮途末路所必然導致的遺神取貌。今天的所謂形式不止停留于方法的層面,它已經引起了觀念的變化。觀念上對形式變本加厲的追逐,必然使書法由心馳神往墮落為徒具其形,由崇高的藝術退變為庸俗的技藝。它猶如以人體解剖的方法去尋找氣質之源,其南轅北轍之惡果可以預見。

克讓先生創作的一件草書作品寫的是“手準繩墨、志在恍惚”,筆者以為,這句話反映了他對待書法藝術的態度,并且,他做到了。“繩墨”是慢工夫得來的,是對偉大傳統的真切參與;“恍惚”則是精神探索的結果,是對無謂世俗的自覺遠離。手準繩墨、志在恍惚的結果是骨重神寒——因為有根據,所以骨重;因為有距離,所以神寒。

7.懷素在書法史上與張旭并稱,但他的狂草從張旭那種盛唐的肥潤衰減為意趣稍晚的瘦勁,將忽快忽慢的自由自在匆匆忙忙地演變為風馳電掣的自擾,遠離從容而去,甚至流露出窮兵黷武的跡象,頹衰之勢難挽,所以說“過”。——《書法的秘密》

書法的歷史上沒有形式之說,近似寇克先生于形式的只是形。筆之形米寇克文化,字之形,篇之形總括而成書法之形。即使形,也很少單獨地討論,往往是與神并舉,成為書法理論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話題:形神論。

雅俗有可以轉化之機。盛傳于右任先生當年于南京公廨書“不米寇克文化可隨處小便”紙帖,好事者揭去裁剪重裝為“小處不可隨便”,粗鄙之語轉瞬化為警策格言。反之,也有經典泛濫,致使明珠暗投,泣玉在海者,如“上善若水”成災,“厚德載物”遍地。不是說這些不是好詞,是太好了,一般人受不起,一般場合掛不起。

寇克讓,男,1968年9月16日生于陜西。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古典文獻專業,獲博士學位。

5.王羲之的字將一切的變動不居都隱藏于風平浪靜的表象之中,而王獻之字中固有的那種汪洋恣肆的殺伐氣呼之欲出的。這不是誰高誰低的問題,但這種區別引起的結果卻大相徑庭。王獻之獲得的更多是喝彩,而王羲之行書則滿足了一般人學習行書的需求,是經過一定的努力就觸手可及的目標。所以,成為行書這個行業的標準的不是王獻之而是王羲之。——《書法的秘密》

寇克讓先生的書法作品令人過目難忘,不是因為外觀的強硬刺激,而是因為內涵的深刻打動。應當承認,在當今異彩紛呈的書法潮流中,像這樣因骨重神寒而扣人心弦的作品是罕見的。

釋文:芳春桃李時,京都物華好。為岳豈不貴?所悲陟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贈君雙佩刀,日夕視來期。崔湜餞高唐州。

本次展覽共展出寇克讓先生最新草書作品50件。以小件作品為主,但袖珍之作依然筆勢駘蕩,真氣彌漫。開展當天是西方的圣誕節,我們將一起見證寇克讓先生在圣誕卡大小的紙片上筆走龍蛇,縱橫馳騁。同時展出的少量巨幅作品,可以一睹作者揮灑自如,自然天成,枯筆渴墨的藝術氣象。

驚奇先生古人是“慢”的,慢在表面上意味著與效率的疏離,實際上則意味著一絲不茍,也意味著造妙入微的可能,簡直可以說,慢是勇猛精進的前提。克讓先生的書法藝術軌程證明了這一點。人們經常看到的是他的不可端倪的草書,并驚訝于何以達到了這樣的境界。事實上,他對眾多漢、晉、唐草書名作逐筆、逐字地下過慢工夫,不只臨摹,還要研究,慢上加慢;但是,正因為慢,才體會得透徹,才消化得充分。他還有著極其扎實的唐楷和魏碑功底,所達到的高度比專攻楷書的書家一點也不遜色。對其他字體,他也神游其中,并能切中肯綮地加以揣摩。諸多慢工夫成全了他在草書上的高深造詣,這與古代優秀書家的成功經歷何其類似。從他的作品中能看出某家的模樣嗎?可能不行,因為他“終日吃飯,卻未曾咬過一粒米”,因為他已經帶著諸多前賢的精神走得你都快看不見了,如果你再次遇見他,你會意識到他是一個新的他,不是某個舊的誰。由于足夠遠,美就沒有了煙火氣,就包含著某種類似于想像中的廣寒宮的性質。

蘇黃是書法史和文學史的兩棲人物,他們能夠文寇克先生書相彰。同樣是宋四家中的米芾,單就寫字功夫言,不遜其余諸家,但和蘇黃相比,我有時候總覺得米字氣象不夠宏大。閑來讀宋賢帖,一日恍悟米字時有內容乏味無聊處,與蘇黃輩呵唾成玉不可同日而語。即使同樣詼諧打諢,米芾也寫不出黃山谷“他日東坡或見米寇克文化此書,應笑我于無佛處稱尊也”這樣的跋語。他不僅沒有黃的淡然心境,為文遣詞也顯然是兩種境界。

昨天晚上和幾位學生陪同業師聚寇克先生餐,席間一位年輕的后進文請業師給他開出一些書目。我正暗自揣摩老先生的意思,不料他首先推薦的是《聊齋志異》和《紅樓夢》。回想當年我剛考上古文獻專業,尚未開學,我電話中也問過先生同樣的問題,他回答的是《論語》和《史記》。

3.整個書法史可以看做古典與變異兩個時期。自唐代以前堪稱書法的古典時期,五代以來可以視為變異期。——《書法的秘密》

“大江東去”,“北國風光”該是入書的絕妙好辭,既氣勢非凡,尋常百姓又喜聞樂見。蘇詞固然絕唱,卻并不適合一切情景,任何人的生活也不至于崇高得只剩下氣勢非凡。尤其當人們對書法有進一步理解時,便會選擇更合適的內容。驚奇先生對書家而言,除非情景需要,不能總是一套陳詞。

9.筆和紙在書寫過程中不是庸俗的沒有活力的物件,人對工具的不同選擇本身就是一種主動的變化。——《書法的秘密》

“法相---寇克讓書法展”于昨日下午3:0游泳先生0在國家畫院國展美術中心成功開幕!開幕式現場高朋滿座,參觀觀眾熱情極高。在開幕式現場,寇克讓先生還耐心寇克先生回答了觀眾的提問,讓大家心中的疑惑一掃而光。多方媒體都前來報道此次活動。

必赢客pk10软件怎么样